文章
民國女子王映霞:都罵她紅杏出墻,卻不知郁達夫是怎麼對待她的
2023/09/07

1940年的一天清晨天色有些陰沉,籠罩著停靠在海港的一艘游輪,一襲風衣的女人提著兩個笨重的大箱子,腳步緩慢的登上了輪船。

站在甲板上凜冽的寒風吹散了她一頭卷髮,直往她懷里鉆,王映霞裹了裹身上的風衣,滿目惆悵的回望著那片充滿傷痛回憶的土地。

隨著一聲轟鳴的汽笛聲,郵輪漸漸駛離了南洋的海岸朝著故鄉駛去,可是她的愛情、她的骨肉,她曾經對婚姻的全部幻想都被留在了南洋,只剩下她一個人孤零零的追尋她的自由。

很多年以后依舊有人罵她不守婦道,可是卻沒有人知道那個敗盡她名聲的前夫郁達夫,在對付這位曾經的愛人時手段之卑劣令人唾棄。

在這段長達十二年的婚姻里,到底誰對誰錯?又為何從轟轟烈烈走向了一地雞毛?以至于到最后兩人老死不相往來?

或許這一切的錯誤還要從兩個人的邂逅開始講起,這段不被祝福的婚姻一開始就注定了不幸。

是良緣,還是錯付

1908年,江南水鄉的杭州金家出生了一個十分漂亮的女嬰,取名為金鎖,意為被金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寶貝。後來母親帶著金鎖回到了外祖父家生活,因外祖父姓王,遂為其改名王映霞。

王家為世代書香門第,王映霞的外祖父又是杭州當地有名的文化人王二南先生。在外祖父的影響下,小小年紀的王映霞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并且熟讀各類書籍。

隨著時代變化,新式思想不斷地被有志之士引入中國,以此救國喚醒國人思想。王映霞也在學校里接觸了很多中西融合的文化,深受啟發和感染,她尤為喜愛思想進步的魯迅、郭沫若等作家。

後來文壇又憑空出現了一匹黑馬郁達夫,郁達夫從日本留學歸來后,創作出的第一部作品《沉淪》震驚文壇。王映霞在拜讀過文章后,也被文章所折服,只是沒想到在日后能見到作者郁達夫。

王映霞的世伯孫百剛和郁達夫是舊時同窗,郁達夫來到杭州時便前來拜會,恰好王映霞也在孫百剛家做客,兩人便有了第一次照面。

彼時的王映霞不到二十歲,出落得亭亭玉立,被稱作杭州第一美人。郁達夫早已是32歲的年紀,身材瘦削、帶著一副眼鏡,穿著一件灰撲撲的長衫并不起眼。

王映霞對郁達夫并無過多地感覺,只是欽佩他寫出了那樣好的文章,郁達夫卻對容貌秀麗的王映霞一見鐘情,當晚回家后便在日記里寫下了對于王映霞的傾慕之情。

這份癡想也讓郁達夫忘記了自己已婚的身份,忘記了含辛茹苦在家中獨自撫養幾個孩子的原配夫人孫荃,開始不管不顧的追求心中的女神。

王映霞面對郁達夫的追求一開始是拒絕的,一是兩人年紀家世都相差甚遠,二則是郁達夫的已婚身份,無論從哪一點來看,都不是王映霞這位情竇初開的少女所期盼的白馬王子。

郁達夫卻會寫令人沉淪的情詩,還時常說出欺騙少女的花言巧語,很快他死纏爛打的招數讓不諳世事的王映霞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一地雞毛的愛情

兩人在一起后,郁達夫將追求王映霞的過程寫在了日記里,戀愛細節展現的淋漓盡致,甚至兩人接吻了幾次、每次多長時間都有記載。

王映霞發現日記后對郁達夫的行為十分憤慨,但郁達夫只說是這是為了紀錄兩人之間的情趣,不會告知外人、更不會發表,這才讓王映霞消了氣。

只是,沒想到郁達夫并不是言而有信之人,轉頭他就出版了《日記九種》,讓世人都看到了他和王映霞的戀愛細節。

這件事情對王映霞的名譽造成了不可逆的損傷,畢竟她才20歲,是待字閨中的少女,也未必真的會和郁達夫喜結連理。

更何況在民國時期,雖然有新式思想的沖擊,卻也保留清朝的保守思想,大多數人對待女性的名節看的十分重要。

這樣一來王映霞騎虎難下,不得不選擇郁達夫走進婚姻。王映霞的外祖父和母親卻不傻,如果郁達夫真心求娶王映霞,就必須和原配夫人失婚。

面對此種要求郁達夫卻遲遲不肯答復,他既不想和孫荃失婚,畢竟對方可以繼續在家里伺候長輩、撫養孩子,又想要追求愛情抱得美人歸,可謂是將利益算的清清楚楚。

身邊的朋友也勸其三思而后行,背負「重婚罪」的罵名,郁達夫則一面安撫王映霞,一邊承諾其會在東京舉辦一場轟轟烈烈的婚禮,向世人昭告他迎娶了王映霞。

此番做法讓王映霞以及家人誤以為,郁達夫敢如此高調的舉辦婚禮,必然是和鄉下妻子已經劃清了界限,實則只是郁達夫的計策。

王家同意了兩人的婚事,1927年6月5日,兩人在杭州訂婚,準備次年2月在東京舉行婚禮。

沒想到次年2月,郁達夫以各種借口推脫,最終并沒有在東京舉辦婚禮,而是在上海宴請了兩桌,算是兩人的結婚典禮。

1928年,王映霞就這樣在郁達夫連哄帶騙下嫁給了他,婚后跟隨郁達夫在上海租住公寓居住。

兩人剛結婚時濃情蜜意,郁達夫的確將王映霞放在心上,昔日的杭州第一美人也甘心為心愛之人洗手作羹湯、相夫教子,這段婚姻看似是天作之合。

隨著兩人生活在一起的日子久了,郁達夫性格上缺點也逐漸暴露出來。郁達夫喜歡結交朋友又喜歡喝酒,時常有朋友來找他喝酒,常常喝的酩酊大醉。

王映霞出于對郁達夫身體的考慮,希望其喝酒時量力而行不要多喝,這番出于對他身體考慮的話,卻傷害了郁達夫的自尊心,認為王映霞不給其面子。

為此郁達夫一聲不吭的離家出走,幾日沒有回來,王映霞急得團團轉擔心丈夫的安全,終于在一天收到了電報。

原來咋還給你付去外地和朋友喝酒,喝多以后被偷走錢包無法回來,需要王映霞去接。

因路途遙遠王映霞也湊不出路費,無奈之下變賣嫁妝才將其接回來。郁達夫卻沒有吃一塹長一智,甚至在一次離家出走后,拿走了家里所有的錢,跑回了老家和原配居住了十幾日。

名聲盡毀的才女

彼時的王映霞已經懷孕九個月臨盆在即,丈夫既不在身邊也沒有錢去生產,可以說被逼上絕路。

情緒不穩定的丈夫帶給王映霞的,只有不安定的生活和未知的明天,唯有靠著對這個男人的愛苦苦支撐下去。

郁達夫回來后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錯,他的彌補方式就是寫了一封道歉信,王映霞再一次妥協了。孩子出生后不久,郁達夫因孩子是女孩且經常哭鬧,便以打擾他寫作為由讓王映霞將孩子拋棄。

王映霞諸多不忍卻又拗不過郁達夫的脾氣,最終將孩子送給了保姆撫養,以至于女孩也在不久后夭折。

縱使王映霞對郁達夫多番忍讓和隱忍,卻也得不到郁達夫的寬容和體諒,兩人的婚姻就猶如動蕩的時局、隨時崩塌。

1936年郁達夫前往福建任職,王映霞帶著孩子在浙江麗水躲避戰亂,恰好隔壁鄰居是浙江省教育廳長許紹棣。

許紹棣和郁達夫曾是同窗舊友,聽聞其家眷住在隔壁便關懷有加。

加之許紹棣喪偶不久,王映霞又獨自帶著孩子,流言蜚語便傳了出來。

這件事情也傳到了遠在福建的郁達夫耳中,眼里容不得沙子的郁達夫既沒有核實事情的真偽,也沒有向妻子進行求證,而是靠著那些流言蜚語臆想出王映霞真的背著自己出軌。

甚至郁達夫翻出許紹棣寫給王映霞的書信,復印出了幾十份,以情書的名義到處分發給親友,致使王映霞一氣之下離家出走。

郁達夫不去顧及妻子的安危,隨即在報紙上公開刊登尋找王映霞的啟事,聲稱其和奸夫私奔同居不要孩子,以此羞辱王映霞。

實際上王映霞和許紹棣并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往來,但是被郁達夫這麼大張旗鼓的一鬧,反倒是坐實了這段「奸情」。

連好友郭沫若也看不下去,認為郁達夫小題大做,是將這段岌岌可危的婚姻往火坑里推。

或許彼時的王映霞對郁達夫還存有一絲的幻想和愛意,又舍不下孩子,真的失婚了之。最終在親朋好友的調解下,兩人和平解決了此事,繼續這場早已千瘡百孔的婚姻。

郁達夫最終還是用自己病態的行為,將這場婚姻推向了終點。

南洋的《星洲日報》邀請郁達夫去工作,郁達夫事先沒有和王映霞商量,便答應了前往南洋,并且獨自踏上了前往南洋的旅途,讓王映霞收拾好東西,帶著孩子緊隨其后的前去。

雖然這個決定對于王映霞而言很突然,不過她認為如果去南洋,可以遠離眼前的一切,或許可以讓兩人的婚姻重新開始。

她萬萬沒有想到郁達夫在報紙上刊登《毀家詩紀》,該文從頭到尾都是對王映霞和許紹棣婚外情的控訴以及莫須有的杜撰,王映霞終于看清了眼前男人的真實嘴臉,徹底心灰意冷。

王映霞決定結束這場可笑的婚姻,只笑自己錯負了十二年最美好的青春光陰。失婚時王映霞沒有任何要求,只希望可以將三個孩子帶回杭州,如今這三個孩子是她最大的軟肋。

郁達夫卻徹底撕破了臉,不但不同意交出孩子的撫養權,甚至為了阻撓王映霞失婚,將她的護照藏了起來,王映霞苦等了數月之久,才將護照偷了出來。

1940年,兩人正式失婚。很快,郁達夫就在工作中認識了新的妻子何麗有,并與之走入婚姻殿堂。獨自神傷的王映霞也在回到祖國后,遇到了真正可以相伴一生的良人鐘賢道。

1942年,鐘賢道在重慶百齡餐廳舉辦了盛大豪華的婚禮,迎娶已經34歲的王映霞。為了表示對王映霞的重視,鐘賢道廣邀社會名流和明星,甚至請來了制片廠,專門紀錄這場婚禮。

或許正是因為鐘賢道的溫柔以待和尊重,才讓王映霞更加明白當初郁達夫對付她的手段有多高,也讓其背負上了無法洗清的不守婦道的名聲。

美人雖遲暮,卻終究是迎來了將其放在心上的真心愛人。鐘賢道給予她的不僅僅是物質上的富足,生活上的穩定,還有精神上的慰藉。

經歷過這些紛紛擾擾,一切早已化為云煙。

正如王映霞晚年所說:「歷史長河的流逝,淌平了我心頭的愛和恨,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懷念。」

對于郁達夫的那份愛恨早已消散,人一生還是要為自己而活,對于郁達夫和王映霞的愛情,你有什麼不同的看法呢?